B的筆芯

專業癡漢,業餘寫手。
Plurk:B的筆芯@sexytadashi

【Evanstan】Chris Evans的焦慮症

 

又名:拎北的心聲
(不好意思我內心中的大叔台味不小心跑出來了)

 

靈感來源是一部叫做Sebastian Stan flirts with his teenage crush的影片

如果你有強心臟,或是跟我一樣愛自虐,歡迎自行上網搜尋觀看。我就不放連結了。我不想再謀殺我自己一次。(以淚洗面

注:強迫症是一種焦慮症。我當然不可能會知道Chris Evans有沒有強迫症。我只是很喜歡他穿的襪子(Sebby穿的襪子也很可愛嘻嘻),然後就決定寫跟襪子有關的故事(......)我個人並沒有這種襪子一定要對稱的堅持啦,我都隨便亂穿。有就好。呵。

再注:我其實蠻尬意Chris的紅色腰帶的欸。超級騷。好想看他在我面前脫..啊天啊我說溜嘴了

廢話說得夠多了。

 


------
Chris Evans有焦慮症。

他最近發現,他恐慌發作的原因好像都不是自己。

 

"What the fuck."男人點開了Youtube的當紅影片。然後皺起好看的眉毛。"What the fuck."

他的寶貝就坐在那,穿著他要求的三件式西裝。漂漂亮亮的,他的diva男孩。

他的手就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
那女人穿著一件低胸紅洋裝。

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.

他的瀏海梳到了耳後,就像他出門前那樣乖巧,整齊又滑順。

但是他的手不。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
哦,天殺的。Chris Evans把手機扔到了一旁,整個人陷進了沙發裡。

他的臂彎空的不得了。空氣是冷的。他感覺快被隱形的魔掌吞噬。他抱住了自己,摸著最靠近心臟的左胸。那裡很溫暖。他聽見心跳聲在他耳邊搗亂,小精靈在他掌心下跳舞。


過了將近一個世紀,又或者是三十秒,他眨了眨眼睛,把手機撿了回來。

他的寶貝依然坐在那。他的臉頰貼著她的,他摟著她的腰。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
Chris Evans嘆了一口長長的氣,睫毛隨之抖動。

他的領帶根本沒打好。歪歪扭扭地卡在他的脖子下。一點都不服貼。

就像是一波浪花。來了又走。來了又走。

但是他的手不。

他的手沒有走。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
"What the fuck."他說。少了他的diva男孩,這間屋子大得可怕。

------

Chris Evans拖著腳回到了房間。剛烘完的乾淨衣物散落在king size的雙人床,帶著迷人的柔軟精香氣。

薰衣草。他吸吸鼻子。令他回想起擁抱Sebastian時的安心。


襪子。它們必須是一對的。

藍黑條紋配藍黑條紋。

全黑的要分清楚左右。左,跟右。左右。不可以左和左。當然更不能右和右。

藍色點點配藍色點點。土黃配土黃。

棕色配棕色。一個個小圓點,就像是馬芬蛋糕上的巧克力。

踝襪是穿帆布鞋和其他sneakers的時候用的。要另外放。
穿皮鞋不可以配踝襪。要穿長襪,才不會露出小腿。

領帶要一條條掛好。不可以捲。會皺。

襯衫放一邊,T-shirt放另一邊。


藍白格藍綠格黑白格紅藍格。


同樣款式的T-shirt要一塊放。

 

白色深藍色淺藍色酒紅色灰色。

 

Adidas運動褲跟Prada西裝褲,絕對不能放在一起。萬一哪天早上他一時沒睡醒不小心穿錯了怎麼辦?那樣會很尷尬。

而Chris Evans最討厭尷尬。

男人撇了一眼沉默在櫃子角落的紅色腰帶。Sebastian恨死那條腰帶了。他覺得它很醜。

「丟了它好不好。拜託。」他總這樣說。「你甚至連打高爾夫的時候也不放過。還有青蘋果綠的那條。上帝啊。你是故意打扮得很時髦。」

可是Chris Evans很喜歡它。他喜歡紅色,白色和藍色。

他喜歡自由的顏色。

他喜歡美利堅合眾國的顏色。因為1980s的American dream,他才得以遇見羅馬尼亞的Sebastian Stan。


他們兩個人的故鄉,隔了一個大西洋呢。


你說命運好不好玩?

 

------

上完廁所之後,馬桶蓋子必須放下。

別忘記,遠在波士頓的老家,Chris Evans可是有兩個強勢姊妹的好哥哥,好弟弟。哪像Scott就不知道有好幾次為此被Chris教訓。

不過當然,事後Chris總會拍拍他小弟的腦袋,然後跟他說「今晚我給你說個睡前故事吧」。


一個紳士要懂得糖果與鞭子的比例。

Chris Evans是一個紳士。他是一個髒話掛在嘴邊,系紅色腰帶,蓄著滿臉鬍子的紳士。


人們常說,紳士的男人都很貼心。

Chris樂於傾聽,他的性情一片柔軟。他幽默又浪漫。

但是其實並不然。紳士的男人最冷漠。

因為紳士也會害怕。

Chris Evans害怕。


他害怕要是他不把馬桶蓋子放下,衣服規規矩矩的收納好,他就沒辦法掌控一切。

很簡單的,C˙O˙N˙T˙R˙O˙L,你懂嗎?它很難。

他可以決定早餐要喝咖啡還是柳橙汁。他可以選擇他休假要喝海尼根還是GUINESS。但是他不能控制跟拍他到Starbucks的狗仔,不能控制他們在自己上夜店喝醉時捕捉畫面。

該死的。那些狗仔。

他可以決定今天出門要穿那雙土黃色的靴子還是灰色的canvas shoes。

可是他不能控制朝著所有人開懷大笑的Sebastian。

所有人。全世界都看得到他的Sebastian有多麼可愛迷人。

全世界。他媽的全世界。

該死的世界。

他不能控制世界上的戰爭,他不能控制天氣,他不能控制生死。

天啊,Steve Jobs死了,David Bowie死了,Prince死了。East,他最愛的East死了。有好多好多人都死了,歐洲的難民,非洲的小孩,美國的無業遊民滿街都是......萬一哪一天他也死掉了,他的家人該怎麼辦?天啊,他的媽媽。呃,他想念他的媽媽。萬一,萬一他的媽媽......

噢,是人都難免一死。他無法控制這點。

他不是超級英雄。他不是

可是萬一天塌下來了怎麼辦?地層下陷了怎麼辦?海水淹沒了大陸,恆星爆炸怎麼辦?如果有搶匪闖進他家,他至少還可以利用在拍片時學到的武術自衛。可是萬一他遇到的是恐怖份子怎麼辦?萬一他持槍呢?他演戲時手持的武器可都是道具,都是假的啊。萬一他走在路上被人指指點點,成為了娛樂新聞的頭條,萬一就連他穿三角褲還是四角褲,去超市買的是什麼牌的糖果人們都要注意,他要怎麼辦


他不知道。

所以他害怕。

他就像在建築堡壘一樣,用一塊塊石頭堆砌出一道道牆。他躲在裡面。

就像蓋在1961柏林的那道一樣,只是他的牆,一邊是Chris Evans費盡心思想守護的寶物,一邊是費盡心思想破壞他寶物的敵人。


他的寶物。

他害怕要是他不把馬桶蓋子放下,衣服規規矩矩的收納好,他就會失去他的全部。


而Chris Evans不想失去任何一樣東西。


Sebastian靠得那個女人很近。

太近了

Chris Evans沒辦法控制那點。

Sebastian親吻女孩兒的臉頰。

他努力的說服自己那不過是種禮儀,事實上那真的是,可是他的腦子不接受。

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

他對女孩兒勾起了嘴角。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
Chris忌妒得發狂。


而他沒法控制那點。

外面疑神疑鬼的擾亂真的太多了。

多到Chris Evans都有些神智不清。



------

男人翻出聯絡人資訊中的一組號碼,撥了過去。

"It’s me."他將臉深深地埋進了手心。

"What’s wrong again?"咳,開玩笑。Chris Evans的心理治療師可不是白當的。她太了解Chris Evans了,她簡直就是他肚裡的蛔蟲。

"EVERYTHING. Everything is WRONG."男人感到異常痛苦。他呼吸時發出哽咽的聲響。
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他對她微笑。他喚他darling。

 

「我沒辦法......冷靜。我試過了。我折完衣服了。可是我、不能......冷靜。上帝,請告訴我該怎麼做,我希望我沒有打擾到妳,我有嗎?我有打擾到妳嗎?該死,我不想打擾到妳......」

「嘿,Chris,」電話另一頭的女性打斷了他的話,他說的沒錯,事情的確哪裡不對。「妳沒有打擾到我。聽著,我要你深呼吸,然後數到10。你可以抱胸,但我要你知道你不是一個人,好嗎?我就在這。」

Chris點頭,才想起對方看不見這個舉動。他偷偷抱住了胸。

「告訴我,你的問題是什麼?」

男人想了一會兒。用力的想。

「有一個人。他一直、不斷地侵犯到我的個人空間。」

「這困擾你嗎?」

「非常。」他老實承認。

「為什麼呢?」

這次他停頓了許久,思考著。

「......他,牽動著我的情緒。」他小心謹慎地選詞。他希望進行治療時可以順利一些,所以他盡量按照事實來講。

「他是一個好人。可是他一直在干擾我。我沒辦法忽視他,他—他讓我沒辦法忽視—他就像是一個天使那樣的甜,可是他是一個—上帝啊,一個惡魔—!」

治療師輕笑,「Well......有句話說天使和魔鬼只有一線之隔。他的那條一定是太細了。」

「這並不好笑!」Chris不高興地尖叫。

「好吧,好吧。這沒什麼的。其實。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。」

「你恐慌發作了。你以為這是焦慮症的關係。Chris,不是的。那只是因為你戀愛了。」

「......戀愛。」男人重複了一遍。恍神著。

「是啊,戀愛。美好的代名詞。想想美好的事物。」

美好的事物。Leone’s Pizza,Brigham的餅乾脆片冰淇淋,East的呼嚕聲,波士頓的冬天。薰衣草,他想,還有他的紅色腰帶。


Sebastian


他想他不能控制每當他看見Sebastian時那澎拜高漲的心情。那有點酸,讓他很難過,但是又有點甜,太甜了,甜的像是迪士尼樂園的米奇雪糕,咬一口如同踩上雲霄間的彩虹。

"I’m in love."他喃喃自語。溫暖爬上了他的耳尖。
 

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膝上。
Chris Evans無法克制自己,他幻想拉過那隻手,親吻無數遍。
 

"......But I think I can live with that."



------

Chris Evans有焦慮症。

他最近發現,那種恐慌原來叫戀愛。

 



完。

 
 

评论(6)
热度(109)
© B的筆芯 | Powered by LOFTER